我实际上是个十分口拙的人。而且,特别是在关键时刻尤为口拙。比如告别。 告别似乎是一个普遍公认的隆重时刻,也是一个最能够让人感怀的时刻。越是这样的时刻,我就越是畏惧。倒不是怕伤心怕落泪,而是怕说话。 我…
1. 我总觉得,真正的挚友不必时常联系,但偶尔交谈,却仿佛从未分离。 就像方小月,我的大学挚友,自从大学毕业去应征了空姐后,她天天日夜颠倒飞来飞去,来我家蹭饭倒是不少,但也不常联系。打电话基本都省去"…
01 曾经,我以为自己是个很幽默的人,比如逗女孩开心,讲的是这样的笑话。 一只蚂蚁第一次出门觅食,突然下起了雨,它不知道怎么回到蚁窝,这时遇见了另外一只蚂蚁,于是问:“你都如何回蚁窝?” 另一只蚂蚁答…
1 毕业之后,我和大学的很多同学都留在了这座不大的城市里,两个室友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小资豪华房,我在北边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,顺理成章的一个人搬了出来,除了熬夜就会加深的黑眼圈,越发暗沉的肤色,还有…
时间从未走远,在那些始终和时间赛跑的人身上。 每一天落寞的阳光变成防腐剂,每一日沉睡的星空覆上保护膜,任何外界的干扰,都成为独自前进的坚定力量。而这种力量,历久弥新,终于成为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