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1- “饿。” 发完这条状态三小时后,我就成了杨哥的女友。 他把饥肠辘辘的我叫出宿舍楼,问我:“想吃什么?” “糊汤粉。”我脱口而出,眼巴巴望着他...
我实际上是个十分口拙的人。而且,特别是在关键时刻尤为口拙。比如告别。
1. 我总觉得,真正的挚友不必时常联系,但偶尔交谈,却仿佛从未分离。 就像方小月,我的大学挚友,自从大学毕业去应征了空姐后,她天天日夜颠倒飞来飞...

关注我们的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